泰兴市总商会(泰兴市工商业联合会)

当前位置:首页 » 公告 » » 正文

泰州市检察机关保障和服务民营经济典型案例(2019年第一辑)

来源:编辑  时间:2019-4-24 9:22:23 [ ] 浏览次数: 308 [ 打印 ] [ 关闭 ] [ 收藏 ]

  

泰州市检察机关保障和服务民营经济

典型案例(2019年第一辑)

 

案例一:江苏某制氧机厂拖欠

劳动报酬纠纷系列虚假诉讼监督案

2009年至2013年期间,江苏某制氧机厂因经营不善破产,泰兴市法院在执行对制氧机厂的资产变卖时,为解决职工工资等事宜从变卖款中预留50万款项待诉讼确认后再分配。20132月,制氧机厂企业负责人常某军安排会计封某制作了该厂《2002-20132月拖欠职工工资汇总表》1份,列明拖欠13名职工工资的时间及金额,由封某分别找职工签字,并委托法律工作者起草《起诉状》《授权委托书》等向法院起诉,除1件被法院驳回诉讼请求、1件原告撤回起诉之外,其余11件均达成民事调解。

泰兴市检察院在走访法院过程中获悉该线索后,经审查发现:11名原告中5名系已退休职工,且在2013年以前领取了退休补助,与制氧机厂实际并不存在拖欠工资事实,双方并无真实债权债务关系;3名职工已领取的部分工资未在《拖欠工资表》中扣除,原审民事调解书据此确认拖欠工资金额有误;1名职工在改制时已离厂,与制氧机厂的纠纷应为养老保险待遇纠纷,不属于拖欠工资范畴,不能通过工资欠条的形式向人民法院起诉;1名职工涉及工伤保险待遇已调解解决,不能重复主张权利;1名原告并非制氧机厂职工,因此无优先受偿权,亦未向法院起诉。因此,原审诉讼系当事人虚构拖欠工资事实,伪造《拖欠工资表》进行的虚假诉讼,侵害了其他合法债权人利益,泰兴市检察院遂依法发出11份再审检察建议,并获法院裁判支持,原11份民事调解书被依法撤销。

【典型意义】

案件诉讼参与人必须遵守诚实信用原则,遵循公民道德规范,遵守法律规定,如实陈述事实,正确适当行使权利,履行诉讼义务。当事人与企业存在民事争议时,要通过合法的手段行使诉讼权利,不能通过伪造的证据向法院起诉,欺骗法院,损害司法机关的尊严和公信力。检察机关依法履行监督职能,有效避免破产企业套取50万元预留款,对于维护诉讼秩序、营造诚实守信的法治环境具有积极意义。

案例二:泰兴市某典当有限公司

与刘某某、羊某某典当纠纷执行监督案

泰兴市某典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典当公司)与刘某某、羊某某典当纠纷,2013212日泰兴市人民法院作出(2013)泰商初字第01230号民事判决,判决:一、刘某某、羊某某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偿还某典当公司60000元及利息;二、刘某某、羊某某不履行上述债务,某典当公司对刘某某、羊某某位于泰兴市济川街道富泰华庭某幢某室的房屋享有优先受偿权。后某典当公司申请执行,泰兴市人民法院在执行过程中,于2014828日查封了被执行人刘某某位于泰兴市济川街道富泰华庭某幢某室的房屋,某典当公司与刘某某、羊某某于2014129日达成和解协议,约定刘某某、羊某某20141230日起每月偿还2000元直至本息还清。20141211日,泰兴市人民法院作出(2014)泰执字第1929号执行裁定书,裁定本次执行程序终结。另查,刘某某、羊某某至今未按照判决书的内容完全履行。

后检察机关依法开展监督,认为:本案中,被执行人有房屋可供执行,不符合裁定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的条件。泰兴市人民法院在本案执行活动中存在违法情形。2017925日泰兴市检察院依法向泰兴市法院发出纠正违法建议。后法院接受检察建议,督促被执行人刘某某、羊某某限期从房屋中搬迁腾空房屋,并依法启动拍卖评估程序。

【典型意义】

民事审判和执行监督是宪法和法律赋予检察机关的一项重要法律监督职责,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检察制度的标志性职能之一。根据法律规定,人民法院只有穷尽财产调查措施仍未发现有财产可供执行时才能终结本次执行。泰兴市检察院积极履职,对法院执行活动中的违法行为依法提出检察建议,督促法院整改,有效维护了案件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保障了司法权威和公信。

 

案例三:苏某海等8人聚众斗殴案

——重拳惩治物流领域黑恶势力犯罪

一、基本案情

2015 年以来,被告人苏某海成立安扬物流公司,通过网罗社会闲散人员,恶意压低物流运输价格的手段,扰乱永丰河蟹市场经营秩序,并以此为筹码向永丰河蟹市场经营者陈荣平、陈忠平提出条件,索要补贴2017 9 16 日苏某海安排人员到永丰河蟹市场张贴物流的宣传单,被市场保安于开爱、王飞等人予以阻止,双方发生冲突。918日苏某海指使张某等人携带电棍、工兵铲等器械,到河蟹市场与于开爱等人持械互殴,产生恶劣社会影响。

二、办案经过

该案案发后,兴化市检察院提前派员介入,引导公安机关侦查,围绕河蟹市场聚众斗殴事实调查取证,明确指使、参与斗殴相关人员的责任,深入挖掘背后是否存在涉黑涉恶犯罪集团。期间,引导公安机关先后确定18名犯罪嫌疑人。20171229日,兴化市公安局以苏某海等8人涉嫌聚众斗殴罪移送审查起诉。兴化市检察院审查后认为,被告人苏某海等人为索要补贴,恶意滋事,并纠集多人与市场保安于开爱等人持械互殴,社会影响恶劣,其行为均已构成聚众斗殴罪。201842日,兴化市检察院以苏某海等人涉嫌聚众斗殴罪向兴化市法院提起公诉。2018629日,兴化市法院以被告人苏某海等8人犯聚众斗殴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三个月至二年不等。

三、典型意义

中央部署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要求依法严惩以暴力、胁迫等方式向民营企业收取保护费,欺行霸市、强买强卖、敲诈勒索等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和黑恶势力犯罪。本案就是惩治欺行霸市扰乱市场物流秩序恶势力的典型案例。同时,兴化市检察院根据案件中发现的河蟹市场秩序监管问题,建议市场监督管理局加强监管,整顿市场物流经营秩序,维护了当地河蟹交易市场的经营秩序和商誉。

 

案例四:某软件公司、陈某等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案

——根据宽严相济刑事政策依法不起诉

一、基本案情

陈某系上海某软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A公司)总经理,朱某系A公司华东地区原销售总监。陈某、朱某分别于2018419日、415日因为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被泰州市姜堰区公安局取保候审。

2016年下半年B 公司决定实施ERP项目,由B公司信息化部负责人唐某(因犯罪被判处刑罚)具体负责。A公司为谋取竞争优势,安排朱某于201611月的一天,在泰州市姜堰区康勃莱凤凰酒店房间内与唐某商谈好处费事宜。朱某经电话请示陈某同意,就好处费比例与唐某达成合意,按ERP项目软件费用15%与服务费用10%向唐某给付好处费。A公司经过唐某向B公司积极推荐得以淘汰竞争对手而顺利中标,并于20161130日与B公司签订合计550万元的软件许可及服务合同,后于201612月、20174月、20177月向唐某指定的苏州C技术有限公司账户分别汇款517925元、45000元、19200元,给付唐某好处费合计582125元。

二、办案经过

在审查起诉阶段,姜堰区检察院从保护企业运营发展角度出发,深入B公司调查涉案ERP项目的运行及损失情况,组织两公司就损失赔偿进行协商,并达成补充协议。后A公司主动退赔B公司损失,并全力配合其他公司继续为B公司实施ERP项目。姜堰区检察院认为,A公司及陈某、朱某在被追诉前均主动交待行贿行为;案发后,陈某、朱某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是自首,犯罪情节较轻,可以免除处罚。20181019日姜堰区检察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决定对A公司、陈某、朱某不起诉。

三、典型意义

检察机关办理涉企案件应准确运用宽严相济刑事政策。对于采取非法给予好处费的方式来谋取竞争优势,破坏市场经济秩序,情节严重的,应当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对于真诚悔罪、自动投案,在被追诉前主动交待犯罪行为,积极退赔,帮助受害企业挽回或减少损失的,可依法从宽处理;情节较轻的,可依法作出不起诉决定。本案中,姜堰区检察院组织两公司达成和解协议,并综合其他犯罪情节,依法对A公司作出相对不起诉决定,既维护了市场经济法治秩序,也最大限度保障了犯罪企业和被害企业双方的合法权益。

 

案例五:林某、王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

——正确区分补开发票与虚开发票

一、基本案情

林某系常州某纺织品有限公司负责人,201819日因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被刑事拘留,2018116日被取保候审。王某系聊城某纺织原料有限公司负责人,201873日因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被刑事拘留,201877日被取保候审。

2016年上半年,林某受江苏甲纺织品有限公司(下称甲公司)委托,先后三次通过王某,为甲公司向冠县乙纺织有限公司(下称乙公司)以不含税价格购买棉纱。后因甲公司需要发票,林某通过王某,由乙公司于2016224日、411日、620日,补开10 张增值税专用发票,计108.545万元,税额15.771495万元,乙公司按5%补收了含税货款。

二、办案经过

20171210日姜堰区公安局以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对林某、王某立案侦查,2018111日向姜堰区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公安机关认为林某通过王某,先后三次让乙公司开具10张增值税专用发票,乙公司从中收取了5%开票费用,而甲公司与乙公司之间并没有发生真实的棉纱交易,林某、王某的行为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姜堰区检察院经审查认为,从林某和王某的供述等证据分析,存在甲公司委托林某,通过王某向乙公司购买棉纱,后由乙公司补开发票的可能性。遂于20181114日、20181221日两次将该案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要求公安机关通过调取乙公司的出库单、甲公司的入库单和物流记录等证据,查清涉案的10张增值税专用发票是否存在对应真实的棉纱交易。公安机关经补充侦查,依法调取了相关证据,查清了甲公司委托林某,通过王某向乙公司按照不含税价格先后三次购买了棉纱,后由林某通过王某,让乙公司补充开具10张增值税专用发票,乙公司按5%补收含税货款的事实。据此,姜堰区检察院认为,甲公司与乙公司存在真实的棉纱交易,林某通过王某让乙公司补开发票并无逃税的故意,也未造成国家税款的损失,林某、王某以及乙公司均不构成犯罪。20181224日姜堰区公安局申请撤回该案。20181226日姜堰区检察院同意撤回该案。同日,姜堰区公安局依法撤销该案。

三、典型意义

检察机关办理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应注重把握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与非罪的界限,特别是注意审查有无偷逃税款的故意。对于事前存在真实的货物交易,后补开相关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行为,不宜认定为犯罪。本案审查起诉过程中,检察官经过缜密审查,发现在案证据存在矛盾,遂引导公安机关全面补充侦查,收集涉及货物交易的出(入)库清单、物流信息等相关证据,最终查清双方具有真实的货物交易,并依法作出处理。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1